【贩卖之女警传说】


贩卖之女警传说

作者:不详

字数:16779

「现在是上午10点,行动正式开始。」刑警队长傅君绰下达了命令。

现年28岁的傅君绰不仅是出名的刑警队长,而且是市里出名的绝色美人, 首先是她的皮肤,可以用吹弹欲破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她的皮肤雪白而细腻, 很难从她的皮肤上看出她的职业。其次是她1。73米的身高,使她显得身材高 挑,更难得的是她高挑的身材配上她绝美的容貌,简直是造物主的杰作,如果不 穿警服,走在街上,人们一定会以为她是一个模特儿,而她穿上了警服,则又使 她平添了几分英气,显得英姿飒爽。

可惜我们漂亮的刑警队长已于一年前结婚了,她的老公是现任市委书记余书 记的儿子余仁。三个月前,傅君绰刚生了一个儿子。为了不让别人说她这个刑警 队长是靠公公关系得来的,这不,她还没有休完产假,便参加了这次行动。

生完孩子的傅君绰不但没有发胖,而且恢复得很快,她的腰肢变得更加苗条 ,皮肤变得更加的白嫩而光滑,而她的屁股也变得更加浑圆了,还在哺乳的乳房 将警服充得鼓鼓涨涨的,仿佛要将警服撑裂似的。在家里不仅老公腻着要吃她的 乳房,就是上班后她也能查觉到单位的男同事在用眼角的余光窥视着自己的胸脯 。

这次她带领她的美女军团是要执行一个解救被拐卖妇女的行动。所谓美女军 团,是指她所带领的这个行动小组里全是清一色的美女警官。这个美女军团是她 一手所创办,主要是打击贩卖人口的团伙,而她们也破获了不少的贩卖人口大案 要案,受到了上级的嘉奖。

她的美女军团里的女警官们全部身高都在1。68米以上,年龄都在28岁 以下,且个个身手不凡,最近又添加了从警校分来了两个20岁的女大学生秦念 和宋瑶荷,共有了七个人,而秦念和宋瑶荷的加入,更使她的美女军团名符其实 ,警队里开玩笑说她们是七仙女警花部队。

被拐卖的女人很快被解救了再来,她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可是肖韵琳 和白娟琳却还没回来,一定是出了意外,傅君绰立即命令司机将被拐卖的女人送 走,当下带领其他女警官冲进了山寨。

山寨里,人声鼎沸,估计至少有100来人,只见肖韵琳和白娟琳已被五花 大绑。

「呯、呯。」傅君绰鸣枪示警:「快放了他们,我们是警察。」

「警察也不行,媳妇是我们卖来的,除非赔钱给我们。」有人嚷嚷着。

「不能给你们赔钱,你们买人口是违法的。」傅君绰对他们说道。

「不行,今天不给钱不能让她们走,这可是我们的血汗钱。」有人嚷嚷着。

「对,不给钱就扣留下她们。」有人附合着。

现场更吵了,拥护的人们将缚君绰她们全围在了中间,傅君绰知道这中间一 定有人贩子在搅和,只好再次鸣枪示警:「快放下她们,不然我开枪了。」

「警察要打人了。」有人喊着。

「不能让警察打人,下了她们的枪。」

「抓住她们。」有人喊道。

顿时人流涌动起来,傅君绰虽奋力反抗,但她怕伤到无辜的群众,她被除四 周伸来的手不仅下了枪,更被他们所扭绑,而她也看到她的队员同样的被制服, 她知道她们已落入了人贩子的圈套。

上午11点、山路上,十五个人贩子两人押着一个美女警官来到了一条清澈 的小溪沟前,四周是高大的树林。「休息一下吧。」领头的是被手下称作豪哥的 人命令着:「检查一下她们的绳子,看一下是不是松了。」众女警官被他们用绳 索在腰部和后背的手绑得结结实实的,哪里能松动半分。

「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来,把她们推站好,让我看看。」众女警官被 推得齐整的站成了一条直线,绳索的捆绑使她们的胸前愈发的高耸,仿佛是一种 制服诱惑,所有女警官都有一种耻辱感,想不到自己竟落入了人贩子的手中。

「哇,真是漂亮,城里的妞就是不同。」豪哥赞道:「想不到你们救走了一 只山鸡,却被我捉住了一群凤凰。」

「哟,这脸蛋可真白呀,一掐准能出水来。」豪哥伸手在美女警官龙羽裳的 脸蛋上摸了一把。

「呸。」龙羽裳一口唾沫吐到了豪哥的脸上。

「哟,还是只倔犟的小母马呢。龙羽裳,不错,你叫什么名字?」他走到了 下一个警官前。

「哦,秦念、傅君绰、肖韵琳、白娟琳、宋瑶荷、华雪融,哇,想不到全是 大美女。」

「大哥,让我们玩玩这些妞吧,我可没有玩过城里的妞呢。」一个手下说道 。

「你就知道玩,她们可是警察呢,一不小心,我们可是要被她们抓住的,有 钱了还怕玩不到城里的妞吗。」

「大哥,不日可以,可以玩玩她们的奶子呀,瞧着她们这细皮嫩肉的,那奶 子不知道多大多白多香呢,想着我就心痒痒,就流口水。」

「对,让我们玩玩她们的奶子吧。」众人都说道。

「你们太无耻了。」傅君绰终于忍不住说道:「我们是警察,你们是在犯法 。放了我们,你们坐几年牢了还可以从新做人。」傅君绰义正词严的说道:「如 果不悔改,绑架警察,就是罪加一等。」

「他妈的,警察有什么了不起,你们还不是落在了我们的手中。」豪哥叫道 。

「你们是警察,他妈的,老子今天就要看看女警察的奶子是不是与别的女人 不一样,兄弟们,把她们的身子弄直了,让我们来看看女警官的奶子,好不好… …」

「好。」众人皆淫笑起来。

「啊!」「啊!」在众女的一片尖叫声中,她们清一色藏青色的警服从腰上 被解开,雪白的衬衣被解开,胸罩被扯落,她们的乳房全都展现出来,展现在人 贩子的眼中,灰色的领带还整齐的系在她们的脖子上,垂入她们深深的乳沟中, 衬得她们的乳房愈发的白嫩丰满。

「好白。」

「好漂亮。」

「好大。」

「城里妞儿就是城里妞,奶子像雪一样白。」

「奶子好嫩,一掐准出水。」

「哇,还有个产奶的。」原来他们发现了傅君绰乳头上的白色乳汁,傅君绰 不禁羞红的脸,看起来越发的妩媚,同时,她也多了一些惊慌。

众人七嘴八舌的淫语让女警官们羞忿不已,只见七个女警一字排开,而她们 的十四个奶子也是齐刷刷的一字耸立,虽然乳房的大小各不相同,形状各不相同 ,但一样的是它们的雪白,饱满、翘挺。

「女警官的奶子就是与其他女人不一样,他妈的,先让老子摸摸。」豪哥嚷 道。

「啊!」「呀。」在女警们的尖叫声中,豪哥在她们的乳房上连吃带捏。

「大哥,怎么样,城里妞儿不错吧。」

「那还用说,他妈的,城里妞就是城里妞,奶子又白又滑,好香,你们也来 玩吧,不过,可不能咬出牙印了。」

众人一拥而上,美女军团的美女们全被按在了溪沟边的光石上。

在女人们的尖叫声中,男人们得到了快乐,他们发黄的牙齿吞咬着女警官们 雪白的乳房,他们黑脏的手尽情玩弄着女警官们如玉的乳房。

「大哥,让我们干了她们吧。」有人又提议道,他们忍不住了。

「不行,买家可是不好惹的主儿。」豪哥拒绝道。

「那大哥准备把她们弄到什么地方去呀。」

「当然是进去就出不来的落凤寨,那里可全是全国通缉犯的藏身地,哈哈… …」豪哥笑道。

「我们干了,他们也不知道。」有人又说道。

「不行,干了就会知道的,搞不好我们就走不出落凤寨了。」

「那让我们看看她们的嫩屄,好不,我生活了半辈子,可没有看过城里妞儿 的屄呢。」

「对,让我们看看。」「看看。」众人嚷嚷道。

「好吧。」豪哥也被说得动了心:「可不能把她们给日了,其他的都可以。 」

「好,豪哥万岁。」众人欢呼。

「你们这群流氓,不得好死。」「快放了我们。」「你们这些人渣。」女警 官们羞忿不已,骂道。

「他奶奶的,这个时候还嘴硬,兄弟们,我来解她们的裤子,你们好好欣赏 。」女警官们再次被推直了身子,豪哥开始解华雪融的警裤。

「呯。」华雪融抬脚将豪哥踢了个仰面朝天。

「妈的,有种。」豪哥骂道:「来人,按住她的双脚。」华雪融的双脚被一 边一个男人死死按住,豪哥再次解她的警用皮带。华雪融感到豪哥的手解开了自 己的警裤,手开始向下扒自己的警裤。

「啊!」「啊!」女人们的尖叫。

「哇。」「哇。」男人们的惊叹。

豪哥用手将华雪融的警裤连同内裤一扒到底,华雪融那雪白的下体完全暴露 出来。

「啊!」「啊!」女人们再次的尖叫。

「哇。」「哇。」男人们再次的惊叹。

女警官们的警裤已被完全的扒下,她们上身的警服还在身上,下身却是光溜 溜的了,雪白的下体完全的袒露,浑圆的屁股、丰隆的阴阜、修长的大腿无以不 是香艳袒露,赤裸裸的暴露无遗,暴露在明媚的阳光中,暴露在清新的空气中, 暴露在山间的溪沟边,更暴露在人贩子们好色的眼光中。

七个绝美的女警官、七双漂亮滚动的女警乳房、七个女警雪白浑圆的大屁股 、七个女人漂亮的性器官、七双如玉柱一般的雪腿,好一副香艳的图画。

「好漂亮的嫩屄。」男人们终于回过神来。

「好白的肉屄。」

「好肥的屄。」

「哟,她的阴毛真好看。」

「哇、她的屁股好白,好大。」

男人们的评论让女警官们更加耻辱,自己圣洁的下体就这样被人贩子们观看 、欣赏着,让她们无地自容,身为警察,竟落到了这个地步,对她们来说,岂不 是一种悲哀。

「好吧,兄弟们,玩一会儿吧,快点,不能日哦。」豪哥说道。

「好。」

女警官们再次的尖叫,她们被推倒在被山间溪水冲得光滑的溪沟石板上,男 人们用手玩她们的下体,吃着,摸着。

她们的屁股,阴部,腿成了男人们照顾的地方,男人们脏黑的手蹂躏着她们 圣洁雪白的下体,发着口臭的大嘴吃着她们如雪的屁股,吞吃着她们肥软的阴唇 。

「啊!」「呀。」在女警们的尖叫声中,男人们掏出了自己的命根子,在她 们的阴部摩擦,在她们的屁股中耸动。

终于,男人们得到了满足,他们心满意足的系上了裤带,而大石板上的女警 官们的下体上却是一片狼藉,她们雪白的阴部,屁股上,大腿上,全是男人们射 出的精液。

「好了吧。」豪哥说道:「现在给她们洗洗,就出发。」

女警官们光着下体被人贩子们架到了溪水中,人贩子们就用溪水冲洗着女警 官们白嫩的下体,并顺便又好好的把玩了一下漂亮女警官们的大屁股和肥嫩的阴 部。

女警官们的下体又变得鲜香白嫩起来,人贩子们给她们穿上了警裤,系好了 白衬衣和警服的纽扣,他们又出发了。

中午12点,「他妈的,太口渴了。」其中有个人贩子叫道。是啊,走了大 半天了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穷山中连口水也找不到。吃的是干粮,口 渴得更利害。

「他奶奶的,这天气。」豪哥也叫道:「真是口渴。」

「口渴。」

「口渴。」众人都叫道。

「他妈的,有现成的水啊,我们不用。」其中一个人贩子突然叫道,众人都 向他看去。

「阿三,你小子是口渴疯了吧,哪里有水。」有人对他骂道。

「真的,不信,你们看啊!」阿三说道。

众人循着他的目光看去,他们看见的是美丽的女警官傅君绰。只见阿三的眼 光死死的盯着傅君绰圆鼓鼓的胸前,众人恍然大悟,傅君绰的脸变得苍白起来, 苍白中又有一丝红晕。豪哥走到了傅君绰的面前,隔着警服用手托住她沉甸甸的 乳房,拈量着。

「不要。」傅君绰叫道,圣洁的奶水是为儿子喝的,虽然此刻涨得难受,但 她作着最后的努力,明知这努力也是无效。

「的确是好东西,好,一人喝一口。」豪哥笑道,他口渴得一把就扯开了傅 君绰了警服。

傅君绰雪白饱满的乳房立即又暴露出来,饱满的乳房、挺翘的乳头,乳头上 白的乳汁闪着晶亮的光,使得口渴的男人们不断的吞咽着口水,越发的觉得口干 舌燥。

豪哥一把捧住了她的一个乳房,大口一张,傅君绰的乳头已落入他的口中, 他的喉间不停的蠕动,傅君绰的奶水一股股的流入到了他的肚里,如同甘甜的泉 水滋润着他发干的心田。

第二个是想到这点子的人贩子阿三,他本就对女警官们雪白的乳房着了迷, 此时更是借机一边吃傅君绰的奶水,一边狠狠的把玩她的乳房,也美美的吃了个 饱。

人贩子们很快将傅君绰鼓涨的乳房吃得萎缩下去,后面的还没吃到,她的奶 水已被吸光了。

再下来的一路上,人贩子们再不用对口渴发愁了,傅君绰的警服就这样被敞 开着,大奶子就露在外面,只要一变得饱满了,就有人上去捧住就吃。

落凤寨,是坐落在四面环山的一个山寨,其实不能称为山寨,因为四周虽然 是山,但寨子的坐落却是在平坦的田地上,这里就犹如重庆巫山的下庄村一样, 四面高山如刀削斧劈,但中间却是平坦的田野,田野的中间有一条小河流过。

落凤寨人员大约有200来家,清代以前也不过50来家,后来,从民国到 新中国开始至今,每年都有到这里来避难的的全国通缉犯及其他避难人员,也就 发展到了如今的200来家。

在这里居住的有清代、民国时土匪的后代,也有民国时国民党的溃败部队的 逃兵,也有现今被G。C。D所秘密抓捕的台湾特务,还有被全国通缉的A级要 犯。他们到了这里,逐渐安家落户,在这里繁衍后代,也就成了这个寨子的一员 。

落凤寨的由来,据说是因为这个寨子与世隔绝,罕有人至,更别说是女人了 ,男人们很娶到媳妇,所以就希望有女人能到这里来落户生根,所以取名落凤寨 。

落凤寨现有200多家,其中有130家以上均有没有娶到媳妇的,而娶到 媳妇的,也都是从山外花钱买回来的,或是人贩子们贩来卖的。

至于人贩子们为什么会到这人鸟罕至的地方来贩卖妇女,大概是因为这里落 户的人都算是有钱的吧。

进了落凤寨的人,都很难再走出山外,因为人们出山都是靠一条绳索攀上去 ,而出去的人也大都是身强力壮的汉子,出去也就是抢劫,干完一票后,马上又 跑回了山里,所以寨里的人大多不缺钱花,但空虚的是没有媳妇,所以这里也就 成了人贩子们常来光顾的地方。

五月的阳光温暖的照耀在寨子的大土坝上,下午1点,这里已是人山人海, 如同过节一样,寨子里的男女老少全都到了这里,他们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买 媳妇。

土坝上的一个大平台,原是寨子的首领用来讲话或是逢年过节表演的舞台, 而今成为人贩子们贩卖女人的地方。

平台上面,七个漂亮的女警官被齐刷刷的推上,她们依旧身着警服,但已被 编上了号,成了台下的人们挑选购买的对象,成了光棍们眼中的猎物。

女警官们感到十分的羞辱,她们无数次的解救贩卖妇女,而今却成了被贩卖 的对象,她们感到自己就象是被贩卖的牲口一样。

台下的人们对今天的货物十分的满意,他们可是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漂亮 的女人,他们要的是女人,管她是警察还是其他什么的,只要是女人,都能给他 们带来快乐,给他们传宗结代。

「快来买哟,这次可是正宗的城里妞儿,又白又嫩,漂亮得很哟,买回家做 老婆。」豪哥吆喝着。

「真的是城里的女吗。」有人问道。

「肯定是的,你没瞧见她们那细皮嫩肉的吗。」有人答。

「是城里女人,还是警察。」旁边有人说:「我原来进城见过的。」

「女警察也是女人啊,照样得张开大腿让男人干。」又有人说道。

「就是,女警察也长着大奶子,长着嫩屄,也得生儿子。」下面的人开始调 笑起来。

听着这不堪入耳的话,女警官们当真是无地自容。她们被山里愚昧的人们的 话语深深的羞辱着。

「你们没有把她们开了吧。」这时寨主出来问道。

「没有,我们那敢在你的面前做了她们。」豪哥对寨主相当敬畏,他也暗自 庆幸没有做那样的蠢事。

「真的没有。」寨主脸色一变:「这么漂亮的女人,你们能不起歹猫心肠。 」

「没有。」豪哥说道:「我哪敢呀。」

「要是动了的话,我要你们走不出这个寨子。」寨主恶狠狠的说道。

「没有。」豪哥陪笑着:「我哪敢在你的面前撒谎呀,不信的话,我马上给 你看看。」他转头吩咐道:「把她们的衣服解开,裤子脱了。」众人贩子这才知 他原来所说不假,当下照他的话便做。

「哇,真的是城里妞儿,就是漂亮。」

女警官们再次的赤身裸体起来,台上七个雪白光亮的美人玉体让台下无数双 眼睛眼前一亮,她们那雪白的身体,起伏的乳房,扭动着滚圆的大屁股,纤细的 腰肢,洁白平坦的肚腩,黑亮的阴毛,还有阴毛下无法遮掩的女人性器官,修长 白嫩的大腿,无一不让台下的人为之疯狂。

「好白的皮肤。」

「好大的奶子。」

「好大的屁股。」

「瞧她们奶头好红,像樱桃一样。」

「你看那妞儿,她的屄好肥。」

「二狗子,快买一个。」

台下的污言秽语让女警官们更加的羞辱,她们不安的夹紧大腿,扭动着滚圆 的屁股,她们的乳房上还摇晃着耻辱的字号牌。

「我要那个奶子大的。」

「我要那个屁股圆的。」

「我要那个长发的。」

「我要那上奶子挺得高的。」

「我要那个漂亮的。」

「……」众人在台下一片哄叫。

「别吵,自己上来挑,谁出的价钱高我就卖给谁。」豪哥说道。

几十个男人涌上了台,围住了自己的猎物。女警官们此时感到自己真的就是 贩卖的牲口。男人们无数双手伸到了女警官们雪白的肉体上,有苍老的手,有强 劲有力的手,有如树干老皮一样的才,有黝黑如炭的手,有枯瘦如枝的手,有粗 胖的手。

女警官们虽然挣扎着,但她们如何能躲避那伸来的各种各样的手,那些粘满 泥土的手,那些布满老茧的手,那些还有些油污的手,那些黑不溜秋的手同时向 她们雪白的身体上袭来。

她们无比的愤怒和羞辱,感到自己正被象挑选牲口一样挑选着,那些又黑又 脏布满老茧的手肆无忌惮的在她们娇嫩饱满成熟的身体上摸捏揉搓,她们的浑身 起了鸡皮疙瘩。

男人们揉搓着她们的乳房、屁股、肚皮、大腿,像挑选牲口一样的边摸捏边 评论着:「这个皮肤好滑,好嫩,一捏就要出水了。」

「这个奶子够大,能产奶。」

「这个屁股大,且上翘,会下崽儿。」

「这个腿长,日起来舒服。」

更有甚者,男人们用手捏她们的阴部,有的甚至用手拉开她们的两片阴唇:

「这个屄好肥,日起来肯定舒服。」

「这个屄洞好小,夹起来更好。」

「这个妞儿的阴毛好浓,性欲也一定旺盛。」

「哇,这个妞儿性欲好强,一摸就出水了。」

听着这些不堪入耳的话,女警官们无比的羞耻,她们清楚的感到男人们的手 玩耍着自己的乳房,捏着自己的屁股,摸着自己的大腿,用手捂搓着自己的阴唇 。

「好了,好了,现在开始报价。」豪哥将男人们全部赶下台去。

「我要一号,8000。」

「我要五号,6000。」

「我要三号,10000。」

「我要一号,我出12000。」

男人们对着台上自己的目标开始报价……「好一号15000,成交。」

「二号13000,成交。」

当下午3点的时候,这场买卖才全部结束,女警官们分别被买到自己的男人 带走,有人还在对其中买到的喊着:「牛二哥,回去可要轻点哟,当心把这么娇 嫩的女人给日烂了。

没有买到的人意犹未尽,买到的人心满意足,女警官们的心沉到了低谷,白 天即将过去,漫漫长夜等待她们的又将是什么呢?

傅君绰被一个年龄大约在60岁上下的老人所买走,谁也不会想到这么大年 龄的人会来买,大概是因为好多人看了傅君绰在产奶,就只想买处女,被这老头 捡了个便宜。

老人的身高有1。8米,长得很威猛,只是背有些微驼,最明显的是他的耳 边缺了一部分,额头上有一处明显的疤痕,听人们叫他老孙头。

下午5点,老孙头扛着傅君绰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那是几间石屋,屋的背后 有一个7、8个平方米的水池,汩汩的冒着热气,想不到在这深山之中,竟蕴藏 着一个温泉。

「姑娘,现在你是我的人了,好好听我的话,别想跑。」老孙头用他那长满 白胡须的嘴亲了下傅君绰漂亮的脸蛋,扎得傅君绰又痒又痛:「要是跑的话,我 就打断你的两条腿。」

「老人家,放了我吧,我是警察,你这是在犯法。」傅君绰想劝化他。

「不,你现在是我的女人,别想什么警察了,哦,你身这么多汗味了,还是 先洗洗吧。」他将傅君绰「扑通。」一声扔进了齐腰深的温泉里。

傅君绰身上的警服被温暖的泉水所湿透,衣服立即紧贴在身上,她那高耸的 乳房,浑圆的屁股立即显现出来,两粒乳头的痕迹也清晰可见。

老孙头随即脱光了自己,但见他人虽然老,但是那阳具却干分的粗大且长, 他的浑身黝黑,连阳具也是黑色的,此时那阳具已是坚挺昂首。

「我是警察,你在犯法,知道吗。」傅君绰义正词严的说道。

「我最喜欢干警察了,特别是像你这么漂亮的警察。」老孙头此时也到了水 里,他一把就抱住了浑身湿漉漉的傅君绰,布满老茧的手隔着警服就揉搓起她一 对高耸惹火的乳房来,臭哄哄的大嘴开始啃咬傅君绰那漂亮的脸蛋:「能够干到 你这么漂亮的警察,就算坐几年牢都值得。」

他低下头去,隔着警服用嘴噙住了傅君绰那从警服上挺凸起来的乳头,啧啧 有声的吃了起来。

猛然,傅君绰看到老孙头的耳边不仅缺了一块,而且他耳边还有一颗大的肉 刺,加上他一脸的麻子,她的心猛的一惊,叫道:「秦三麻子。」

老孙头一怔,停止了动作,抬起了头来。

看来自己的判断没有错,傅君绰又羞又怒,身子向他撞去:「你这个混蛋, 你杀了我父母,我跟你拼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老孙头,不,秦三麻子一怔,问道:「你是?」

「我就是傅天宇和方清瑶的女儿,你这个魔鬼。」傅君绰泪流满面:「你为 什么要杀了我父母。」

「哦,原来是那两个混蛋的种,想不到这么大了,也这么漂亮了,比你的母 亲还要漂亮,想知道吗,好,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傅君绰。」傅君绰答道。「好,果然是傅天宇的女儿,想不到傅天宇竟有 你这么漂亮的女儿,我告诉你,他们该死。」他开始咬牙切齿的讲了起来:二十 年前,傅君绰的父亲傅天宇也是一名警察,而她的母亲方清瑶则是一名光荣的人 民教师,她在一所镇上的中学任高三老师。

30岁的方清瑶是一个绝色的大美人,1。68米的身高,鹅蛋形的脸蛋清 丽脱俗,一头披肩的秀发乌黑亮丽,高耸丰满的胸部随着她的走动就会轻轻的颤 动,纤细的腰肢和平坦结实的腹部完全着不出她是生过孩子的,臀部浑圆优美的 曲线显示着她的成熟与性感,一双修长的腿更衬得她身材曼妙婀娜。

她的美丽不仅迷住了学校的男同事,也迷住了她所教的高三(2)班的学生 ,其中有一个男同学更是对她的美貌陷入了痴迷,那就是秦三麻子的儿子秦小宝 。

这个17岁的秦小宝可是学校的名人,学习成绩不好,而且经常打架斗殴, 暗地里还调戏了好几名漂亮的女学生,但那些女学生太青涩了,完全没有方老师 那种成熟的女人味。

他每天上课都不用心,唯独方清瑶上课时,他总是聚精会神的,其实他每次 都是在盯着方老师那漂亮的脸蛋,注视着她那鼓鼓涨涨的胸脯,欣赏着那圆鼓鼓 乳房的每一次颤抖,每一次的颤动也牵动了一下他的神经,他想像着老师乳房的 形状、大小。当方老师背朝他的时候,他就会欣赏老师那曼妙的身材,看着她摇 晃的屁股,他就有一股冲动,想扒光她的衣服。他想像着赤身裸体的方老师站在 讲台上,他的小弟弟也就不安分起来。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他的脑子里满是方清瑶老师的身影,想着她的乳房, 她的屁股,她的身材,他就想到了要干到方老师。

机会终于来了,那天下午,天下着大雨,方清瑶到一个同学家去家访完后, 就开始回家。乡间的路泥泞而湿滑,方老师一步一滑的往回走,她那套白色碎花 的连衣裙也被溅上了许多泥点,也被打湿了不少。在一片乱石岗前,路太难走了 ,方老师不知如何下去,就在这时,迎面走来了一个人,原来是秦小宝。

「老师,来,我扶你下去吧。」秦小宝伸出了手。

方清瑶对秦小宝的印象并不坏,因为他上她的课总是很专心的样子,所以她 也就伸出了手,她却不知道秦小宝伸来是的一双罪恶的手。

架着老师的胳膊,秦小宝的心一阵颤动,身旁老师那绝美的脸蛋,高耸轻颤 的胸部,诱人的体香,使得他欲望开始急剧的膨胀。

「啊!」老师的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滑倒,幸亏秦小宝架住了她。老师的身 子在歪斜中搁在了秦小宝的小臂上。

就在这一刹那,秦小宝的手就触到了方清瑶老师胸前的那两团嫩肉,他真切 的感受到了她乳房的丰满和弹性,他的血直冲脑门而去,他的抱住了方清瑶,伞 也被他丢在了一边。

「快放开,小宝,你这是干什么。」方老师惊恐的叫道,挣扎着。

「老师,我喜欢你。」秦小宝语无伦次的说。

「放开我,我是你老师。」方清瑶挣扎着,同样她的伞也丢了,两人在大雨 中扭打在一起,大雨很快将两人的衣服湿透。

「老师,我真的喜欢你,让我玩一回吧。」大雨将方清瑶的头发打湿,也将 她白色碎花吊带连衣裙湿透紧贴在身上,使她的曲线完美的呈现,她两个饱满跳 动的奶子,凹陷的阴部,曲线优美的大腿和臀部全都显现出来。

大雨没有浇醒秦小宝,反而将他的欲火越浇越旺,他猛的将方清瑶老师扛在 肩上,任由她在肩上乱蹬乱踢。

他将她扛到一处山洼处,仰面将她放在了湿漉漉的草地上。

「不要,不要。」方清瑶挣扎着,大雨将她的头发湿透而显得凌乱,也使她 原就白嫩的脸蛋看起来越发的白晰。

秦小宝看着绝美的老师躺在自己的身下,她扭动的身体撩拨着他的阳具紧硬 如铁,他两下脱光了自己,压在了方清瑶的身上。

「老师,我太喜欢你了。」他捧住她湿漉漉的脸蛋亲吻着,肉棒隔着她的连 衣裙抵在她阴部的凹陷处。

「不要,你放了我,你在犯法。」方清瑶作着最后的挣扎。

「为了老师,我宁愿犯法。」他用手将方清瑶的连衣裙吊带从她的肩上褪下 来。

方清瑶雪白的胸脯立即露了出来,湿透了的粉红抹胸上,两个滚圆的乳房高 高耸立,小巧玲珑的乳头清晰可见,被湿透了的粉红抹胸包裹着的丰乳随着主人 的挣扎颤动不已,吸引着秦小宝的目光,也燃烧着他的欲望。

「啊!」「呀。」方清瑶的惊叫。

「哧。」「噗。」布帛的撕破声。

秦小宝粗暴的撕破了方清瑶的粉红抹胸,抹胸变成了布片分在两边,秦小宝 感到呼吸一下变得急促起来。

方清瑶的乳房是弹跳出来的,没有了抹胸的约束,它们自由的傲然屹立,乳 肉是那样的雪白而肉香四溢,乳房是那样的丰满成熟,乳头又是那样的娇小而红 嫩,此时雨点不停的打在雪白的乳房上,又四下流开,中间的流入深深的乳沟中 ,再流下小腹。

「哦,老师,你的乳房这么漂亮,比我玩的女生的乳房大多了,哦,我好喜 欢它们。」秦小宝开始用手轻轻的拍着方清瑶雪白饱满的乳房,欣赏着那雪白的 乳房在自己的拍打下轻轻的摇晃,欣赏着那滚圆的雪白肉团因自己的拍打而相互 撞击。

他拍打了一会儿方清瑶的乳房,就开始揉搓,像搓揉面团似的搓她球形的玉 乳。他感受着她乳肉的嫩滑,感受着她乳房的饱满。接着像个孩子似的开始吞咬 着方清瑶那饱满的乳房,手也不停的揉搓着雪白的乳房。

听着学生叫自己老师,方清瑶感到无比的耻辱:「你这混蛋,我不是你老师 ,放了我。」

「老师,我真的喜欢你。」秦小宝边吃边答:「老师,你的奶子好好吃。」

方清瑶雪白滚圆的乳房在他的口中吞进吐出,不时变成了圆鼓形,又不是变 成了圆锥形。他的口交换着吃她的两个乳房,下面的阳具不停的顶压她的耻骨。

越来越兴奋了,他站了起来。

方清瑶翻了过身,刚想爬起来,就被秦小宝抓住双脚,随即她和身子被他向 后拖,她的身子被整个倒悬起来,她努力将手撑开在湿漉漉的草地上。

大雨还在不停的下,秦小宝将她的双脚分开架在自己的肩上任由方清瑶骂声 不断,一手按压住她的双腿,一手掀开她湿透而紧贴在身上的连衣裙下摆向下翻 。

随着连衣裙一点点向下翻开,方清瑶老师那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显了出来, 接着,白嫩滚圆的屁股也显现出来。

「老师,你的腿好白。」他将她的身子又向自己的肩上拉了拉,手一下抓住 了她湿漉漉的内裤,向上拉。

「你这个流氓、禽兽。」方清瑶骂着,但无论她如何骂,她的内裤还是一点 点向上被扒下。

她白嫩浑圆的屁股已全部露了出来,连屁股中间那肥软的阴唇也暴露无遗, 黝黑微卷的阴毛已被雨水淋透,变成了一摄,此刻,雨水就顺着那摄阴毛淌下。

秦小宝当然也看到了这一切,他还看到大量的雨水汇集方清瑶的两个乳房上 ,再从她的两个乳头上喷射而下,形成两条水箭。

「哦,老师,你的屁股太漂亮了,我要干你。」他腾出一只手来就去捏方清 瑶那湿漉漉而又肥软温暖的阴唇。

方清瑶浑身一颤,她拼命挣扎,无奈自己的阴部仍然被秦小宝牢牢的把握在 手中,她真切的感到秦小宝的手对自己的阴部又搓又揉。

「好了,老师,让我舒服一下吧。」秦小宝将方清瑶的身子重重的摔下,方 清瑶雪白的屁股上、大腿上随即被溅上了青草叶和黄色的泥浆,双随即被雨水冲 洗得干干净净白嫩无暇。

方清瑶挣扎着想爬起来,但秦小宝一下又将她拖倒在地,她呜呜的哭了起来 。秦小宝用力将她仰面翻了过来,方清瑶的脸上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了。

刚把她翻过来时,她的脸上,乳房上,阴部,大腿上全是黄色的泥浆和碎的 青草叶,雪白的肉体上黄一块,白一块,很快,雨水便将她身上的泥浆冲洗干净 ,雪白的肉体又显了出来,只是上面还有许多的青草叶。

「老师,我会让你很舒服的。」秦小宝的龟头顶在了方清瑶的肥软的阴唇上 ,就向内顶,他用手捡着紧贴在她白嫩乳房上的青草叶,一边和着雨水冲洗她的 雪乳。

方清瑶虽努力夹紧大腿,但她感到秦小宝的龟头还是一点点向内深入,已分 开了自己的阴唇,她甚至感到他硬邦邦的龟头已进入到了自己的阴腔中,她已感 到绝望。

「好舒服,老师。」秦小宝得意无比,他清楚的感到老师阴腔的蛭肉包裹住 了自己的龟头,带给自己无阻的快感,他享受着这快感,他积蓄着力量,他要一 次性攻占老师的桃源圣地。

正当他努力作着冲刺时,脑后重重的挨了一棒,这一棒也就要了他用命,而 要他命的人就是方清瑶老师的爱人,也就是傅君绰的父亲傅天宇。

原来傅天宇今天休假回到镇上,见妻子不见,问了学生知她家访来了,就顺 着家访找来,竟撞见了,当下操起地下的木棍,救了妻子。

傅天宇一木棍打死了秦小宝,妻子却发出了「啊!」的一声,原来,这一棍 子打得秦小宝身子向前一倾,他那粗大的阳具也就顺势贯入到了方清瑶温暖的子 宫内,临死之前倒也享受到了方清瑶的身体。

「你儿子是罪有因得。」傅君绰听到这里,说道。

「你这臭婆娘,我儿子罪不至死。」秦三麻子怒吼了起来:「他们杀了我儿 子,我掐死你。」

他用力掐住傅君绰的脖子,傅君绰被掐得直吐舌头。

看着傅君绰挣扎的头颅,他忽然念头一转:「把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掐死了, 岂不可惜,真是老天有眼,将你送到我嘴里,我要用你为我的儿子报仇。」

「你、你。」傅君绰咳了几下:「你这个恶魔,你为什么要杀死我的父母。 」

「想听吗,好,我告诉你儿子死后,我上告无门,我就想到了报仇。」秦三 麻子又讲了起来。

那是一个星期三的下午,秦三麻子翻进了傅天宇的家,那天,秦三麻子趁傅 天宇刚进门,没注意,一下就将他打晕在地,随后将他捆绑了起来。当方清瑶回 来的时候,秦三麻子一下便关上了门。

只见方清瑶穿着红色的皮背心和皮短裙和红色的皮靴子,一头披肩秀发,雪 白的手臂和大腿让秦三麻子眼前一亮:「果然是个绝色的大美人,怪不得我儿子 为你着了迷。」

方清瑶也看见了被捆绑的丈夫:「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找你们报仇来了。」秦三麻子冷笑道,他用刀开始割傅天宇的肉。

傅天宇的一声声惨叫,让方清瑶心惊不已:「别害我丈夫,求你了。」

「他杀了我儿子,我不会放过他的,除非……」他看着绝色的大美人方清瑶 ,动了心:「你让我干一回。」

「不行。」方清瑶拒绝。

「啊!」秦三麻子又在傅天宇的身上割了一刀。

听着丈夫的惨叫,方清瑶心慌意乱。

「啊!」丈夫又一声的惨叫。

「好……我答应你。」方清瑶无奈之下,只好答应:「求你别伤害我丈夫。 」

「那你把你自己的衣服脱了。」秦三麻子命令道。

「不要,清瑶。」傅天宇又痛又急。

「我……」方清瑶又羞又急,迟疑着。

「啊!」丈夫又一声的惨叫。

看到丈夫血流如注,方清瑶不由得开始解自己的纽扣。

「脱光、脱光。」看着方清瑶的迟缓,秦三麻子吼道。

衣裙落下,方清瑶的身上除了腿上的红色高跟皮靴子外,已是全身赤裸,雪 白的肉体再一次裸露在除丈夫之外的男人外,她的手不安的捂住自己高耸的乳房 。

「他妈的,快把你的手拿开,让我好好看看你淫荡的大奶子。」秦三麻子吼 叫着。

「哇,果然是极品美女,奶子这么大。」看着方清瑶那轻轻颤抖的乳房,他 不禁欲火中烧:「走过来,让我摸摸。」他命令道。

方清瑶迟疑着,只听丈夫又是一声惨叫,她只好走了过来。

「果然是淫荡的大奶子。」秦三麻子一把就抓住了她的乳房,用力揉捏起来 :

「又大,又白,又滑,这么大的奶子,是不是被你丈夫玩大了的,快说。」

害怕丈夫再次受罪,方清瑶只好答道:「是的。」

「他妈的,说明白点,是你老公玩大的,还是吃大的?」秦三麻子又割了傅 天宇一刀。方清瑶羞忿不已,只好答道:「是他经常搓大了的。」此时傅天宇几 乎痛晕了过去。

「很好。」秦三麻子对她的答案感到很满意,他用手揉搓着她饱满的乳房, 看着她漂亮的脸蛋,看到她娇小的红唇,心更加恶毒:「你的嘴巴给你老公口交 过没有?」

「没有。」方清瑶答道。

「那好,现在用你的小嘴巴吃我的鸡巴。」秦三麻子淫笑起来。

「不要。」方清瑶拒绝着。

「清瑶,不要。」丈夫也在用微弱的声音对她说。

「他妈的,敢不听。」他又一刀扎向了傅天宇,傅天宇不由得晕死过去。

眼见如此,方清瑶不由得蹲身下去,拉开了秦三麻子的裤子,掏出了他那早 就昂挺的阳具。

「快吃吧。」秦三麻子将龟头顶在了她柔软的红唇上。

「不。」方清瑶眼见丈夫晕死过去,开始反抗。

「他妈的,不听。」秦三麻子一下捏住了方清瑶的瑶鼻,很快,出于呼吸的 本能,她不由得张开了嘴,秦三麻子的阳具一下便进入到了她温暖的口腔中。

「哦,好舒服。」他抱住她的头颅,将龟头送到了她的喉咙,喉咙的紧暖和 那光滑肌肉的蠕动,使他无比的舒服,他一下一下的抽送。

方清瑶此时已是泪流满面,她感到他的阳具在自己的口腔内逐渐的胀大,猛 然,一股滚烫的浓精喷射而出,她想咳又咳不出来,那精液竟从自己的喉咙滑进 了自己的食道内。

当秦三麻子将肉棒从她口中拔出来时,她的口腔内还满是白色的精液,她不 由得呜呜的哭了起来。

她还在哭,秦三麻子一把双将她推得跪倒在地,他看着她雪白浑圆的屁股, 不由心生怒意:「妈的,这么漂亮淫荡的大屁股,怪不得我儿子会喜欢你。」

「不要伤害我妻子。」傅天宇这时又苏醒过来,眼见恶人凌辱自己的妻子, 用微弱的声音叫道。

「他妈的,你以为你老婆是你一个人的吗,就是你老婆淫荡的大奶子和大屁 股勾引我儿子的。」他变得狂暴起来,用手「啪。」啪「的拍打起方清瑶雪白的 屁股来:。」你为什么要勾引我儿子?为什么……「。」我没有,是你儿子…… 啊「方清瑶分辨着,屁股上一阵阵的剧痛。

「不要。」傅天宇眼见妻子雪白的屁股被打得通红,他心痛不已,自己从来 都不舍得打妻子,如今竟被别的男人像打小孩似的打着屁股。

「什么不要,老子现在就要干死你老婆。」他像疯了一样,骑在方清瑶的屁 股上,阳具「噗哧。」一声插入到了方清瑶的肉洞中,用力冲撞起来。

方清瑶「呜、呜。」的哭着,傅天宇痛苦的哀求着,让秦三麻子特别的兴奋 。

他一边干,一边吼叫着:「儿子,你没有干到这骚货,爸爸帮你干,儿子, 这骚货日起来真的很舒服,哇,她的屄好紧,好暖和。」他日得方清瑶哭天喊娘 ,花枝乱颤。

「傅天宇,你杀了我儿子,你看我日得你老婆多舒服。」他边日边用恶毒的 语言攻击着傅天宇。

「你这恶魔,禽兽,不得好死。」傅天宇痛苦万分。

「你很痛苦吗,你知道我失去儿子有多痛苦吗,告诉你,现在我很快乐,你 妻子的屄好紧,好舒服,哦,像个小嘴在咬我的鸡巴,哦,你妻子的子宫张开了 ,哦,它咬住了我的龟头,哦……」

「你这恶魔,不得好死。」傅天宇身痛,心更痛。

「你们杀了我儿子,才不得好死。」秦三麻子吼道:「你看,你老婆被我干 得多欢。」

的确,这种强奸带给了方清瑶无尽的快感,她无法抵御生理的变化,她虽哭 着,但已是欲仙欲死的哭叫声。

「瞧,你老婆的屁股摇得多欢,好多的水,真是淫荡。」秦三麻子边干边用 手将她的淫液涂抹在她的大屁股上,很快,她那白嫩滚圆的屁股上就被涂满了淫 液,显得亮晶晶的。

看着自己的老婆在别的男人胯下娇转莺啼,欲仙欲死,傅天宇心痛到了极点 :「你这禽兽,我要杀了你。」他拼命挣扎,但大量的失血已使他虚弱到了极点 。

「儿子,你没有看到,你的老师这么骚吧,我让你看看,儿子你血不会白流 ,我要用他们的血来祭拜你。」

他猛的抽出了阳具,方清瑶已被他日得迷乱了,大屁股仍然像狗摇尾巴似的 摇晃着,她的阴唇中间汩汩的流着白色的精液,阴口还在不停的抽搐。

「儿子,你很喜欢你们老师的骚屄,好,我送给你,我想你一定会很喜欢你 们老师高潮时候的样子。」

「你要干什么。」剧痛中的傅天宇惊叫道。

「当然是把我儿子喜欢的东西拿下来送给他。」说完他坐在了方清瑶的腿上 ,分开她的两腿,并用膝盖顶压住,雪亮的尖刀「噗。」一下就插进了方清瑶滚 圆雪白的屁股中,一股血立即冒了出来。

「啊!」方清瑶痛得大叫,她拼命挣扎,怎奈双腿被死死压住,她痛得晕了 过去。

「哦,不。」傅天宇惊叫着。

「什么不。」秦三麻子吼叫着:「我儿子喜欢你老婆的大屁股,还有她的骚 屄,我要送给他。」

「不要。」傅天宇痛苦的叫道,他眼见着秦三麻子将方清瑶的屁股连体割了 下来,随后将她翻过来,将她的阴毛连同阴唇阴道整个的挖了下来。

被割下来的阴部和屁股脱离了主人的身体,依旧抽搐着,秦三麻子拿到卫生 澡冲洗干净了,拿到了傅天宇的面前:「瞧瞧,这就是你老婆的屁股和骚屄,你 很喜欢,我儿子更喜欢,我要拿去祭拜他。」

「你真变态,不得好死。」傅天宇骂道。

「哦,我儿子还喜欢你老婆的大奶子。」他又走到了方清瑶的面前。

方清瑶此时下身血肉模糊,上半身却是干干净净的,秦三麻子伸手就捏住她 的奶头。就在此时,方清瑶竟从昏迷中抬起头来,狠狠的咬住了秦三麻子的耳朵 ,竟咬下了一块。三麻子痛得跳了起来,他一拳将方清瑶打倒,用刀几下便割下 了她的乳房。

方清瑶死后,秦三麻子随后又杀了傅天宇,连夜带着方清瑶的屁股和乳房到 秦小宝的坟前祭拜了他,就开始亡命天涯的日子。三年后,他躲到了这个落凤寨 。

听到父母的惨死,傅君绰不禁失声痛哭:「你这个魔鬼,我要为我父母报仇 。」她抬脚踢向了老人。

老人轻轻一躲便闪开了:「你这个样子,还能为你父母报仇么?」

「你这恶魔,我一定会将你绳之以法的,你一定不得好死的。」傅君绰由于 手被反绑,只有再次抬脚向老人踢来。

老人伸手便捉住了她踢来的脚:「你想要我死,我可不想让你死了,我要你 为你的父母还债。」

他的手拉住她的裤管,用力一撕「噗哧。」傅君绰警裤的裤管被他一下撕到 了大腿根部,她雪白修长的大腿立即露了出来。

老人抓住她光滑如丝的大腿抚摸起来:「好白,好滑的大腿,傅天宇、方清 瑶,你们可看见了,我正在玩你们女儿的大腿呢。」

听到这恶魔叫自己父母的名字,傅君绰又羞又怒:「你这魔鬼,禽兽。」

「你骂吧。」老人笑了,忽然他仰天大笑:「小宝,想来是你在天有灵,将 仇人的女儿送到我面前,他们的女儿比你的老师还要漂亮百倍,哈、哈……」

他忽然淫笑着对傅君绰道:「老天有眼,傅天宇,你的女儿这么漂亮,你们 杀了我儿子,上天要用你们的女儿来补偿我。」

「你这个魔鬼,你要干什么。」傅君绰惊怒不已。

「干什么?」老人一把抱住傅君绰那纤细的腰肢,另一只用在她那平坦结实 的肚腩上抚摸着,将嘴凑到她耳边狠狠的说道:「你的父母杀了我儿子,当然要 用你这漂亮的美人来为他们还债呀。」

「啊、不……」傅君绰惊恐的叫道。

「这可由不得你了,还是让我看看你美丽的身体吧。」老人说完三下五除二 两下便扒光了傅君绰身上所有的衣物。

顿时,傅君绰那绝美的玉体呈现在自己仇人的面前了,但见她,乌黑的秀发 此时已是湿漉漉的,天仙般的脸蛋此刻略显苍白,修长雪白的脖颈,玉一般的胸 脯上两个白白胖胖的大奶子骄傲的耸立着,红润的奶头此刻轻轻的颤抖着,奶子 下面的腰肢雪白纤细浑圆,而下面则是嫩白平滑的玉腹,再向下,一丛芳草掩映 着迷人的花房,再向下,两条腿如玉柱一样笔直修长。

从后面看,她的玉背如雪一样白,细细的腰肢仿佛一手就可以握捏住,再向 下,纤细的曲线逐渐分开,变昨宽大高隆,形成浑圆白嫩的大屁股,屁股上的肉 是那样的嫩,那样的白,看起来又是那样的晶莹,散发着成熟少女的肉香。屁股 的中间,则是那粉红色的菊门。

老人仔细的欣赏着傅君绰那绝美的胴体,连声叫好。

自己被仇人扒光衣服,赤身裸体让仇人欣赏,傅君绰恨不得立即去死掉。

「好,傅天宇,你看你女儿的身体多漂亮。」老人的右手一下环抱住傅君绰 的纤腰。

被仇人一下抱住自己的身体,傅君绰的心不由得一颤。

而老人的左手一下托住傅君绰那高耸滚圆沉甸甸的乳房向上拈量着,仿佛是 在拈量奶子的重量:「好沉的奶子,好大的奶子,比你老娘的可大多了。」他随 即双手一手托住傅君绰的一只奶子,向上一下一下的拈动,傅君绰那两个奶子立 即在他掌中欢快的跳动起来,犹如两个调皮的小白兔。

「傅君绰,傅小姐,你瞧,你的两个奶子在我手中很快乐吧,它们跳得多好 看。」他又用两个手掌向乳沟中拍动她乳房的外侧,傅君绰那两个饱满的肉乳便 相互的撞击起来,幻发出优美的曲线,乳房也变得动感十足。

傅群绰感到无比的羞耻,自己的乳房被仇人所凌辱,她的心中有说不出的后 悔。

而老人却再次仰天大笑:「傅天宇,你可看见我正在玩你女儿的奶子了吗, 瞧,你女儿的奶子又大又白,跳动得真好看,好滑,哦,还在流奶水呢。」

原来他一阵揉搓,竟将傅君绰的奶水挤了出来:「傅天宇你这个混蛋,你杀 了我儿子,现在,我不仅要日你的女儿,还要喝你女儿的奶水了。」他张口就吞 吸起傅君绰的奶水来。

傅君绰感到万分的耻辱,自己不仅没能为父母报仇,反而被仇人玩弄,吃自 己的乳房,喝自己的奶水。

「哇,好香,好甜的奶水。」他咂着嘴巴:「傅天宇,想不倒吧,我日了你 老婆,今天又吃了你女儿的奶水,你女儿的奶水很甜呢,我要你的女儿天天让我 日,我天天要喝她的奶水,我还要……」

「闭嘴,你这个老流氓,不得好死。」傅君绰不等他说完,打断了他的话骂 道。

「我不会死的,你知道吗,我还要做什么吗。」老人的手放到了她的腰上, 并向下抚摸着。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你这个老淫棍,终有一天你会受到法律制裁的 。」傅君绰恨恨的说道:「终有一天你会挨枪子的。」

「那是以后的事了。」老人淫笑起来,右手滑到了她的屁股上:「傅小姐, 一会你这里就要挨枪了。」他的左手竟握住了傅君绰的阴唇:「好肥的屄,一会 儿就要挨我的肉枪了,傅小姐对吧,你看我的肉枪多大,我保证比你老公强多了 ,别看我老是老,可是功夫好。」老人的手轻轻揉动着傅君绰那肥软的阴唇,粗 糙的手指轻轻捏着她娇嫩的花瓣。

「你真是无耻。」傅君绰羞之极,怒骂道,她努力并紧大腿,但老人抚摸自 己私处的感觉仍清楚的传递上来。

「我还要做什么,你不知道吧,好,我告诉你。」他的右手轻轻揉捏她滚圆 的屁股,左手移到她的小腹上,轻轻拍打着那雪白平坦的玉腹:「我还要让你这 白嫩的肚子大起来,我要把它搞大起来,哈哈……」

「不要。」傅君绰当真是惊恐之极,她想不到这老人竟会如此侮辱她,竟要 自己为他生儿子。

「什么不要,你老爹毁了我儿子,我当然要用你这漂亮的肚子来还我一个儿 子呀。」

「不要,你这个魔鬼,我不会为你生儿子的。」傅君绰惊恐的尖叫起来。

「那可由不得你了,我要天天日你,一定会把你这漂亮的肚子搞大的。」他 高兴得竟用嘴去傅君绰那白嫩的肚皮,嘴里喃喃自语:「漂亮的宝贝,一定会为 我生个漂亮的儿子的。」

他又站起来,抱住傅君绰漂亮的脸蛋就亲:「傅小姐,我们的儿子一定会很 漂亮的,哈哈,杀人犯与女警官的儿子一定是很聪明的。」

「我不会为你生的,你是我的仇人,你是个魔鬼。」傅君绰惊恐的叫道。

「好了,傅小姐,你马上就要为你的父母还债了,你接受命运给你的安排吧 。」老人阴冷的笑着……

傅君绰完全陷入了绝望,这时她竟突然想起了她的战友们,她的战友们此时 又会是怎样的呢,她的心飞得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