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下的丝袜美腿高跟让我虚脱


旗袍下的丝袜美腿高跟让我虚脱

刚到大阪的时候,我对这个城市的人略带拘谨温良的态度颇有好感,但时稍 久,我就发现这座大城市中人与人之间永远保持着一段距离,人们谦谦有礼的外 表之下是一颗压抑而封闭的心。带着一点乡愁,一点寂寞,我迎来了八月十五— —中秋节。在这个思乡的节* 里,这座城市愈发显得空旷。百无聊赖之中,我来 到了大阪最著名的恋足俱乐部——“大阪之夜”。以前早有耳闻,这个俱乐部的 消费颇高,但口碑甚佳,而且据说来过的人都满意而归,对于一个恋足者——我, 这无疑是一种诱惑,今夜正想验证一下这种说法是否言过其实。

来到门口,发现这里大门装饰十分质朴,“大阪之夜”几个字在昏暗的灯光 下发出并不耀眼的光芒。我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迎接我的是一位二十岁左 右的* 本姑娘,装束有几分复古,她一面鞠躬,一面引我入内,直到内堂,我才 吃了一惊,这里装饰之豪华与外部门面有天壤之别,传来的是一阵阵轻音薄雾般 的* 本古典音乐,我顿住脚步,向这位姑娘简单介绍我的来意,她颔首微笑,伸 出葱葱玉手,向我指示了其中一扇门以及沐浴更衣之所,然后盈盈退去。沐浴后, 我身着宽大松弛的和服,定了定神,向她指示的那扇门走去。门轻轻一拨就开了, 蓦地眼前一亮,六位明眸皓齿的姑娘“一”字排开站在我的面前,其中两位身材 高挑,着正规和服,另外两位身着兔女装,还有一位欧洲姑娘,身穿丁字裤,着 甲胄,最后一位看上去文静斯文的姑娘则穿着旗袍,她们统一都光着一双白生生, 粉嫩嫩的脚丫,有的稍大,有的稍小,站在红木地板上。她们都微笑地看着我, 而我则低头看着她们的脚。门在背后轻轻关起,忽然,我身子一歪,扑腾倒地, 原来是两个兔装女郎绕到背后将我放倒,我还来不及反应,人已呈“大”字形被 摊开,接着有两只赤脚踩住我的双手,另外两只赤脚踩住我的双脚,还有一只赤 脚踩到我的脸部,最后一只赤脚踏在我的档部,六只滑若无骨的脚丫在我不同的 部位开始摩挲,我登时如坠雾里,双手各握一只脚把玩,同时伸出舌头狂舔脸上 这只脚,这只脚是身着和服那位女孩的。只见雪白红润的脚掌上五个蚕豆般的脚 趾,肤质光滑细致,足弓弯曲,脚趾上翘,我再也按捺不住,从脚跟舔起,舔过 脚心,脚掌,再吸吮脚趾,根一根,一股淡淡的幽香由鼻孔传遍全身,如中电击。 后来我索性一张口,将整只前脚掌连同脚趾吞入口中,用舌头搅拌那五个跳脱可 爱的脚趾头,等她拔出来后,再接受这只脚对我整个脸部的按摩,这女孩的脚底 细腻而有弹性,有节奏地在我脸上蹬踏,摩擦。我对手中的两只脚也不闲着,一 会儿按捏,一会儿搔脚心,一会儿交叉五指。。。。。。而我小弟弟上那只脚是 欧洲女孩的,她那双脚生的稍大,但健康饱满,毫无瑕疵,五趾匀称,脚背略高, 脚掌肉厚,白如凝脂。此时正蹬踏着我的小弟,软软的肉垫令我的小弟热血喷张, 呼之欲出。还有两个兔女郎的脚丫稍小,脱兔般的在我身上游走,一会儿踩我胸 部,一会儿用脚趾捏我大腿,一会儿又勾我的脚心,我被她们弄得可谓魂不守舍, 气喘如牛。

忽然间,灯光尽灭,漆黑一片,只听姑娘们说:“我们来捉迷藏,捉到谁谁 上台。”我一时间没弄明白,在黑暗中摸索着站起来,只听见“噔噔噔”女孩们 赤脚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心想:“先捉到一个再说。”于是听声辩位,在女孩们 的惊叫声中,来回扑捉,突然脚下一拌,往前一摔,倒地时便胡乱一抓,刚好抓 住一双脚。这时灯亮了,原来被我捉到的是那位穿旗袍的文静姑娘,她瞪着一双 惊恐的大眼睛,慌张地说:“不,不。。。”但这时她已被其他五个女孩架起, 抬到一张台子上。这张台子长两米,宽一米,前后都有锁镣,旗袍女孩被抬上去, 锁了手脚,还带上口塞,旗袍也被脱去,全身只剩一条白色内裤,惊惧地望着我 们。一瞬间我明白了,要开始挠痒了。由我专攻她的双脚,其他五个女孩则分别 在她的腋下、乳房、脖颈、大腿内侧搔挠。我看着眼前这双白净的赤脚,大小适 中,十根脚趾头乖巧的* 在一起,整个脚掌没有一点茧子,光洁柔嫩,除脚心雪 白之外,脚趾、脚前掌、脚外缘、脚跟都是粉红色的,脚趾甲平滑整齐,整个脚 掌是一条优美的弧线,直划到我的心里。现在女孩在她们的搔挠之下身体抖动着, 一双脚也跟着动,从鼻子里发出无法抑制的闷哼声。我不再犹豫,张口先咬住了 她的脚掌,女孩挣扎了一下,接着我用牙齿来回摩擦,发出“吱吱”声,用一只 手握住另一只脚丫的前脚掌,另一只手开始挠脚心,口手不停地开始动作,当然 脚趾缝也不会放过。可怜一双玉脚犹如风中残花,在我的百般挠咬之下瑟瑟发抖。 忽然,女孩嘴里的口塞被放开,于是“咯咯”声、告饶声不绝于耳,荡人心神。 我把十根脚趾头挨个吸过,又把两只脚掌舔了几遍,把前脚掌来回吞吐几次,直 到两只玉脚都湿淋淋地沾上我的口水,又用力搔挠按捏了几下才住手。再看那女 孩,已花容失色,凌乱不堪。众女孩见我罢手,才纷纷停下,我挥了挥手示意把 这女孩子“解救”下来。这时,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字串9门被轻轻地拉 开了,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位着装整齐的端庄少女,只见她樱桃口、琼瑶鼻、眉似 春山、眼如秋水,额前一点细细的刘海点缀在这张精致的瓜子脸上,正是一个标 致的美人。她冲我微微颔首:“先生,您该用餐了。”老实说,我现在并没有什 么食欲,但见她楚楚的样子,不忍拒绝,于是道:“好,请进吧。”美女盈盈点 头,脱掉木屐,着一双雪白的袜子,手持托盘碎步来到我面前,将食物放下,然 后坐在对面,慢慢脱下白袜,露出一双赤脚。一刹那间,我的血液凝固了,这是 一双多美的脚啊,从足裸、脚背、脚趾、到脚前掌、足弓,脚跟,无一处不透着 灵秀,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甚至连脚掌的厚度与宽度以及脚趾的长度都搭配得 天衣无缝,整个脚面白皙剔透,仿佛吹弹得破,整个脚掌更是红白相间,柔似春 水。。。。。。我感到有点窒息,只见她微微一笑,仿佛知道我的心意,用脚趾 夹起一个寿司,送到我嘴边,我张口含住了脚趾,寿司落入口中,我趁机吸吮趾 根,直到她用另一只脚夹起了生鱼片,我转头接住,并将她脚掌上的作料舔* 净, 她又用双脚夹起一些面条,我用双手把她的两脚并拢,贪婪地吸吮她的脚趾以及 趾间的面条,接着她又把双脚踩踏在一块蛋糕上,两只脚掌包括脚心都粘满了蛋 糕,我心中大乐,从脚跟、脚外缘、脚心、前脚掌、到脚趾、趾缝,一一舔得** 净净。然后美女忽然转身跪地,把双脚反转并拢,脚掌朝天,两只脚心之间形成 了一个小凹窝,送到我面前。然后兔女郎将红酒倒在脚心,浅浅一洼,供我享用。 这时我已心神俱醉,当下低头用舌尖抵住脚心,嘴巴吸吮,吧嗒有声地饮尽了这 杯酒,然后将这双天下尤物一口叼住,含在嘴里用舌头来回摩挲,只把这美女舔 的“缨缨”出声,然后伸出整条舌头,来回在这双白嫩的脚掌上扫来扫去。。。 啊,多么令人心怡的晚餐,我陶醉不已,以至于那女孩临走时我还恋恋不舍地捏 了一下她的脸蛋。

我长长出了一口气,只因我那儿已经怒发冲冠了,我不得不调整一下姿势, 控制一下情绪,刚抬起头就发现那六位姑娘不知何时已一丝不挂站在我媲埃 矣兴母鋈撕孟笫掷锘鼓米乓桓?middot;。。。。。我又一次被她们 呈“大”字形绑起,身上也被剥得寸缕不剩,两个身材稍高的女孩正用她们的赤 脚在我身上抹着一种油。我开始明白,她们要对我下手了。其中一个女孩赤脚站 在我身上,双手抓着房顶的把手,脚掌游鱼般的在我身上滑行,登时一股暖流行 遍全身。两位女孩坐在两侧用两双赤脚紧贴我的左右脸颊,一位女孩坐在我头顶 前方,一双脚理所当然地放在我脸上,还有一位女孩在赤脚上抹了油,和我双脚 相抵,不时摩挲。最要命的是那位一本道高个女孩,她用一双稍大的赤脚夹住我 的私处,用柔软肥厚的脚掌来回摩擦,不时再换成用大脚趾和第二个脚趾夹住, 上下套弄。噢,这回我真的有点受不了了,六位女孩子雪白粉嫩的赤脚在我身体 的不同部位开始行动,甚至蹭我脚心的那位女孩竟换位将她的玉足伸向我的屁眼, 用大脚趾轻轻捅了进去,来回抽动。终于我一阵痉挛、全线崩溃了,山洪如注般 喷出来,整个人自云端坠入谷底,虚脱般地呻吟。我恍惚看见六位女孩纷纷把赤 脚伸过来,将我射出的××涂在上面,更显得光滑闪亮,接着身体好象被她们移 动,迷迷糊糊之中,我昏睡了过去。。。。。。本文来自淘巧网不知过了多久, 一阵奇异的香气钻入我的鼻孔,我悠悠醒转,略微一动觉得枕头有异,慢慢张开 眼帘,哇!我以为做梦,揉了揉眼睛,原来我的枕头居然是十二只美妙绝伦的脚 掌,这些脚掌有的稍大,有的稍小,有的略瘦,有的略丰,有的稍厚,有的稍薄, 有的趾长,有的掌窄。。。一个个红白相间,柔软如绵,香气怡人。我环顾四下, 原来这张床是特制的,六个女孩朝不同的方位俯卧在地板上,如花瓣一般,她们 的赤脚便集中在一处,托着我的脑袋。我望着这梦中才有的情景,一下子困意全 消,扒在我的“枕头”上,逐一舔过这一只只性感且充满诱惑的脚掌,慢慢的吸 吮,从脚趾到脚掌,从脚心到脚缝,无一遗漏。如同虔诚的信徒般顶礼膜拜,一 直到舌头发麻,再次泄精,并将精液均匀地涂抹在这十二只脚掌上,使得它们一 个个光洁如玉,如天堂里盛开的十二朵玫瑰。。。

清晨,我付了厚厚一沓钞票步出大门外,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大阪之夜” 在晨曦中更显得质扑而黯淡,也许就象恋足一样,本就是人类最原始的欲望,如 果不在压抑中灭亡,就会在压抑中升华,这种情结或多或少地根植在我们每个人 的心中,只是有些人敏感,有些人迟钝。而人类的情感是最丰富多彩的,或许有 一天,恋足会成为一种时尚,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